【Be with you】第七章





第七章:滄海一粟


恍惚間,暑假結束了,期間與相葉君僅那麼一次的相會。
開學後一個多月就是學校一年一度的盛事──校慶,作為學生會的一員,雖然只是小小的公關秘書,但仍舊忙得焦頭爛額,這幾天都無法和相葉君說上話,只是偶爾經過籃球場時,不自覺會望向在場上熠熠生輝、朝氣蓬勃的相葉君。


久違地在餐廳碰到單獨一人吃飯的相葉君,從遠處看,總覺得本就纖弱的他,背影異常孤單落寞,我端著餐盤走到相葉君的對面,然後在他桌子的另一頭坐了下來,發現對桌的相葉君拿著筷子一動也不動。
我凝視著面前的相葉君,先前淡棕色的頭髮,顏色好像略為褪了些,些許新生的烏黑髮絲在髮根處覆蓋了上去,細長的睫毛根根分明,自然的捲翹著,平鋪的細碎額髮,將平時乖順的他,增添了些許憂鬱的氛圍。
『翔ちゃん?』低著頭的相葉君終於發現了我的存在,看著他略皺的眉頭,平時炯炯有神的雙眸,好像沒了生氣般,整個人看來失魂落魄的。
『相葉君,你沒事吧…? 你的狀況看起來好像不太好』發現他臉色有些蒼白,我擔心地問著他
『翔ちゃん,陽子要去留學了拉…』說完後,相葉君又雙手交疊趴在桌子上,嘟嘴的表情像極了委屈的小孩子。
『是喔?』我強壓住心頭忽然浮現的一絲竊喜,繼續裝做不經意地問『什麼時候?』
『下禮拜』他盯著我,水潤的眼睛裡斗大的淚珠看似就要滾落下來『加拿大好遠喔…而且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會回來阿…』軟濡的語氣、可憐的神情,我忍不住伸手揉了他細軟卻稍嫌蓬鬆的頭髮『還有我在你身邊阿』
『說的也是…還有翔ちゃん在嘛』看他拼了命想對我展露微笑,我只覺得心裡一陣酸苦。

想讓你只露出笑容,想消除你所有不安和煩惱,但是,『我』在你心中,到底有著多大的份量?


結果那天聽相葉君講了一整個中午關於陽子的事。
他和陽子都是千葉縣人,還是青梅竹馬的鄰居,因為年紀相仿,從小就玩在一起,直到高二才決定交往的。
他說,陽子的家是他的避風港,陽子會陪他一起吃麻婆豆腐和炸雞,陽子總是笑著鼓勵他把籃球練好,陽子是這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,陽子是唯一能讓他把喜怒哀樂都毫無保留展現出來的人。
聽著他口中敘述的陽子,我才知道,我不只是輸,而且還是輸得一敗塗地。
我輸給十幾年的青春歲月、輸給十幾年細水長流的感情,那是才喜歡他短短幾個月的我絕對敵不過的落差。


陽子要留學的前一天,相葉君特別訂了餐廳替她辦歡送會,與會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他們的朋友,連我這種半生熟的人都應邀參加了。只是全場我認識的對象僅有相葉君外加陽子而已,融不進去現場的情況,我只能獨自默默地低頭吃飯。不時看著週遭陽子和友人們離情依依的相擁、告別,其實我這個局外人也不禁有點鼻酸。
歡送會的最後,在現場眾人的鼓譟下,相葉君和陽子被拱上了台,全場『接吻!接吻!』的叫聲不絕於耳,耐不住眾人的熱情,相葉君吻了陽子。耳邊是眾人的歡呼聲,看著台上相葉君和陽子雙雙面紅耳赤卻幸福地相視而笑,我的腦筋只是一片空白。
一直刻意逃避的事實,一旦血淋淋呈現在眼前時,才明白自己是多麼愚蠢。


餐會結束之後,相葉君走到我面前,誠懇地請求我明天陪他去送陽子,看到他如此真切的拜託,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。
因為,我想陪在你身邊,就算我扮演的角色只能替你擦拭淚水也好。


早上八點,我陪著相葉君去機場送行。
見到在登機處提著行李的陽子時,我退至後方,把偌大的空間讓給他們。
看著他們激動地相擁,相葉君溫柔撫摸著陽子的頭髮,泫然欲泣的表情,卻堅定地宣示對她的承諾。我從後方望著他們的身影,那畫面,甜蜜的扎人,像一根根細針插在我心上,不過,卻也令我對他們的戀情為之動容。


陽子走出登機門後,相葉君轉過身來,低著頭,不發一語。我朝他走去,卻發現他早已淚流滿面,看著眼前脆弱的相葉君,我忍不住伸手攬過他,擁著他顫抖的身子,任他在我胸膛啜泣。
『相葉君,我會陪你一起等陽子回來的』我輕拍著他的背,一字一句訴說著對他的承諾『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』感受到相葉君的雙手從後慢慢抱住我的背膀,我將懷內的他擁得更緊。

你是我的珍寶,所以今後捨不得再讓你淚流了。


從那時起,我便對自己許下承諾,即使相葉君不屬於我,我仍會守候著他。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